他的过往(1/2)

媳妇是上辈子捡来的[末世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因为精神海产生的共鸣,阮软共享了今朝的五感, 和他一起进入了幻境之中。

  在最初得知他们精神海还有这样奇特的共鸣的时候, 阮软吃惊不小。

  她不知道别人会不会这样,只是这种情况大概不会是普遍存在的。

  她和今朝第一次进阶的时候没少一起吸收晶核, 那时就没有这样的情况出现, 也不知是何时逐渐产生了这种联系。

  精神海是异能者力量的源泉,是他们和心脏一样重要且脆弱的东西,也是十分私密的东西, 精神共鸣,五感共享, 心意相通, 每一样都需要全身心的信任才能达到。

  末世之中, 尔虞我诈、勾心斗角、阴谋诡计数不胜数, 夫妻反目、情侣成仇、兄弟插刀、众叛亲离不计其数, 愿意把性命交付且亲密无间的同伴, 寻觅一生也未必能等到一个。

  为了确认共鸣时会不会对人体产生损害, 他们反复尝试了很多次, 发现无论是一方吸收晶核还是双方同时吸收晶核,都不会感到身体有丝毫不适,反而会感到修炼变得轻松了。

  精神共鸣之后, 他们不光五感共享,连修炼效果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,共鸣状态下只要一方在进行修炼,另一方也会主动吸收晶核, 效率事半功倍,难度也降低了。

  这样互惠互利一石二鸟的好处,阮软不禁发散思维地想到了传说中的双修……阴阳协调增进功法……

  这个念头刚冒出来,瞬间就被她掐掉了。

  因为这个突然冒出的难以启齿的邪恶念头,那之后阮软都没有提过共鸣修炼的事。

  直到今朝进阶,她才主动提了出来。

  一开始自然是被今朝否决的,但他没有坚持太久,阮软的解释最终让他妥协了。

  共鸣能分担一方三成的痛苦,进阶的人只需要承担七成的风险,大大提高了进阶成功的几率,而分担的那方只是精神海共享了痛苦,现实中不会出事,这样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为什么不用?

  “我进阶的时候,你会选择共鸣吗?”

  “自然会。”

  “那,你要替我受苦,为什么我不能?同甘共苦是相互的啊。我不想做一无是处的菟丝花,我想和你同舟共济。”

  同甘共苦,风雨同舟,这就是共鸣存在的意义之一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阮软紧紧跟着今朝,对他们身处的环境既惊奇又害怕,忍不住左顾右盼地看起来。

  这是一处长窄又脏乱的小巷,巷子两侧是一排排矮小破旧的房子,可见的贫穷破败。

  小巷中出入来往的人,他们皆衣衫褴褛,粗糙的麻衣上十几处补丁,男男女女面上都不见喜悦,只有被生活的重压逼迫得愁云惨淡的憔悴和死气沉沉。

  只有不识生活艰苦的几个垂髫偶尔会在巷间嬉笑打闹,一不小心撞倒了物品,没得惹来了父母长辈的责骂,挨完了骂,一个个又嘻嘻哈哈地跑开了。

  这天真犹存的嬉笑声,是这里唯一的存在生气的色彩。

  他们身上穿着现代的服装,和这里格格不入,过往的人却没有对此产生好奇的。

  今朝牵着阮软轻车熟路地往巷子深处走,似乎对这里很熟悉,他们越往里走,周围的环境越差,连人都逐渐变少了。

  突然一个顽童横冲直撞地跑来,眼见着就要撞到阮软身上,今朝忙把她拉进怀里躲开。

  而那个顽童在跑到她旁边时突然一个跌跤,径直摔了一个狗啃泥,小孩抬起头,一颗乳牙嗑了出来,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  小孩的哭声引来了大人,他的母亲急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活从屋里跑出来,一把将孩子抱起来,满脸慈爱和焦急的询问自己孩子伤势。

  小孩捂着嗑掉的门牙,控诉地指向站在旁边的今朝和阮软,一把鼻涕一把泪口齿不清地述说着,竟是污蔑成了是他们推倒的他。

  妇人爱子心切,不辩是非黑白,径直冲着他们就大骂出口,难听的词汇,辱秽粗俗的言语,没有缘由地劈头盖脸而来。

  阮软听得心里一阵难受,想要辩驳回去,今朝却轻轻捂住了她的嘴。

  那妇人一通臭骂之后,仍然还不解恨,她看见旁边一根木棍,伸手捡了起来,手臂扬起,似乎是要朝他们挥打过来。

  阮软下意识回身抱住今朝,似乎是想要为他挨打。

  今朝一手握住了妇人挥来的棍子,牢牢接住,随之一扯,棍子就到了他手中,然后挥手一甩,棍子飞舞出去,砸向地面,两指粗的棍子断成了两截。

  妇人一愣,猛地抬头看向今朝,登时对上了他阴冷的眼神,盘踞着狰狞刀疤的侧脸凶悍十足,浑身外溢着渗人的匪气。

  妇人原本以为大体不过是同巷子的那些人,哪曾想会是这般长相的外来人,一时被吓得怔住了。

  直到她怀里小孩突然更大声的哭起来,她才如梦初醒,连忙抱起孩子慌慌张张离开了。

  这一处巷角终于只剩他们两人。

  阮软抱着今朝,感受到心中逐渐升起的难受和难言的痛苦,这不是她的情感,是来自今朝内心深处的共鸣。

  “你怎么了?”

  阮软抬起头,小心翼翼地询问他。

  今朝猛地闭上眼。

  记忆深处的一幕幕走马观花地从脑海中掠过,激起他隐藏在心中多年的恐惧。

  曾经,在他还只是一个四五岁孩提的时候,在这个地方,发生过同样的事件。

  那时他急着回家,小孩横冲直撞而来,将他撞倒在地,嗑断了门牙,哭喊声叫来了妇人,小孩将过错推到他身上,

  妇人用尽恶言恶语辱骂他,最后拾起地上木棍,狠狠地在他身上抽了几十下,直到木棍被抽断,妇人带着小孩走了,而他浑身淤青红肿,肋骨差点被打断,疼得一动不能动,蜷缩着在地上躺了一夜……

  那时候,他差点以为自己会直接死掉。

  那是他幼时记忆中最不愿想起的一段记忆之一。

  幼年的阴影,伴随他半生,没有因为他长大而遗忘掉,如今重回那时的场景,他仿佛又忆起了那晚折磨他一夜的疼痛,恐惧不断在心头放大,额头不住地冒起冷汗。

  “今朝!今朝!”

  阮软急切的声音响起在耳畔,那如影随形的疼痛俶尔远离,他缓缓睁开眼睛,挣脱了幻境给他制造的二重幻境。

  “我没事。”他哑声回道。

  阮软蹙眉,担忧地问“你刚刚怎么了?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?”

  “嗯,想起了特别不好的事。”

  他没有隐瞒。

  五感共享后,连说谎都会更容易被对方察觉到,所以没必要说谎。

  阮软回手抱紧他的腰,哄小孩一样拍着他后背,声音软软糯糯的“不怕不怕,都过去了,有我在。”

  虽然不知道是什么,但她能感受到,是十分糟糕且痛苦的经历。

  画风有点逆转,难得被软软安慰了一次,今朝心中好笑不已,不过也认真承了她的好意。

  他牵起她的手,继续往小巷深处走,随着眼前的场景越发熟悉,他知道,这场幻境真正的较量来了。

  眼前是一座孤零零的破房子,一路下来,没有比这间房子还要破旧的。

 &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我是丑八怪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wifichengsh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